林觉非:储安平为何称颂希特勒?

  • 时间:
  • 浏览:2

林觉非:储安平缘何称颂希特勒?的相关文章

林觉非:储安平缘何称颂希特勒?

1936年,柏林,27岁的储安平没有 称颂第三帝国元首、纳粹党党魁希特勒:“今日的德国再也都有忍气吞声接受凡尔赛和约时的德国了,希特勒先生振臂一呼,世界各国不还不能不瞠目相视,而让德国仍一跃而恢复了他世界头等国家的地位了。” 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6月26日,意大利邮轮“康悌浮地”号缓缓驶出上海吴淞口。参加第11届柏林   更多...

谢泳:悲剧储安平

储安平的《观察》政论是很有感染力的,文字也好,1949年后再没有 人能写出另一个 的时评,都有后后者没有 见识,后后没有 另一个 的条件。单说储安平的心态,后后后后知识分子难以想象的。人不还不能在没有 顾忌,完整性敞开独立思维的情况下,不能保持心境的平和与文思的泉涌,丧失了另一个 自由的心境,思维的空间必然狭小,写出的文字也好难体现出独特的个性   更多...

程巢父:胡适与储安平

胡适是中国自由主义的宗师,他于1946年夏归国,适逢储安平在上海办的《观察》杂志出刊不久。《观察》杂志以“自由思想”相标榜,也曾恭请胡适为撰稿人,后后胡适始终与《观察》保持一定的距离,原应分析似乎是胡适与储安平对时局的看法和立场差距甚大,其中的分别今日观之仍不无启迪。 胡适缘何不愿给储安平的《观察》撰稿? 储安平的《观察》   更多...

拿自由做交易的储安平

§§、储安平为哪此要留在中国大陆1948年年末,国民党军队在与共产党军队作战时结结失利,中国的政治格局即将居于变化。在這個 历史时刻,中国的广大知识分子都面临着选者,是支持国民党还是支持共产党,选者了国民党的知识分子随着国民党去了台湾,选者共产党的知识分子则留在了中国大陆。储安平也面临着另一个 的选者,我就们 都知道,他最后是留   更多...

章诒和:储安平与章伯钧

在我所结识的父辈长者当中,最感生疏的人,是储安平⑴。而我并都有要写他,则是出于父亲(章伯钧)说的语录:“人生在世,一要问得过良心,二要对得住我就们 。(19)57年的反右,我就 对不住所有的人,其中最对不住的一个,后后老储(安平)。”父亲最对不住的,确要算储安平了。原应分析很简单——把他请到《光明日报》总编室,连板凳都来不及坐   更多...

喻中:储安平的自由观及其限度

一、引言储安平是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以充满血性的政论闻名于当世。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他是一个极其活跃的政论家。但进入五十年代后期,他就从读者的视野中消失了。把他从尘封的历史中打惊现来的人,首推谢泳。谢泳对于储安平与《观察》杂志的研究,别具一格,令人回味。透过谢泳的长篇传记《储安平评传》〔1〕,及這個相关材料,我就们 还不能   更多...

戴晴:储安平与《新观察》

摘自《储安平与党天下》,标题为编者所加。四【勉强】①谓力不足英文心不愿强而行之也。《礼·中庸》或~而行之。《汉书·严彭祖传》:君以不修小礼曲意,云贵人左右之助,经意虽高,不至宰相,愿少自~。按:彭祖性廉直,不事权责,此所云勉强,盖欲其曲意交结责人也。又日本语谓勤学为勉强,即勉力之义。日本商店称格外克己亦曰勉强,则为曲意俯就   更多...

崔珏:储安平党派身份浅析

储安平先生创办《观察》周刊时期,曾把参政的辦法 分为“干政”与“执政”,前者是“舆论的做法,以舆论影响干预政治决策”,后者是指“组党的做法,以政党参与政治角逐竞争”。在《观察》封面的刊徽四周,印着英文THEOBSERVER,INDEPENDENT,NONPARTY(观察,独立的,非党派的),鲜明地表达了办刊者立常作为自   更多...

张允若:一言“中标”的政论家储安平

储安平是个颇不寻常的人物。所谓不寻常,不仅机会他学识广博、目光犀利,不仅机会解放前他主办了抨击时弊、影响巨大的《观察》周刊,不仅机会他在“文革”始于英语 英文那年神秘失踪、不知所终;他的不寻常更在于五十年前他发出了代表民主知识界心声的最强音,以简短精悍的发言揭示了当前体制的要害,后后仅凭这千把字的诤言一举“中标”,成了名闻全国、   更多...

何与怀:北望长天祭英魂——储安平诞辰96周年纪念

一那天在马白教授你家和储望英聚会。望英君是储安平长子,移民澳洲都有這個年月了,就住在悉尼南区离马白教授家不远的地方,过着平淡幽静的退休生活。我就们 谈那场倏忽之间就摧残了几十万精英的所谓“反右”运动,谈他父亲。他话太大,看来性格也像他每天的生活一样,但内心的悲怆,我实在压抑着,也是还不能感觉到的。二关于储安平,至今还是一个谜—   更多...

单世联:斯佩尔与希特勒

出身名门的阿尔伯特·施佩尔(Berthold Konrad Hermann Albert Speer,1905—1981)是纳粹领袖集体中最具知识分子气质和专业成就的一个。191000年12月4日,施佩尔第一次听了希特勒的演讲。“我都有要选者国社党,而后后要归附希特勒,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的吸引力就对我居于作用,此后再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