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放春:苦、革命教化与思想权力

  • 时间:
  • 浏览:1

李放春:苦、革命教化与思想权力的相关文章

李放春:苦、革命教化与思想权力

摘要:青年毛泽东说:“欲动天下者,当动天下之心,而不徒在显见之迹。”本文要考察的只是 北方土改中的“翻心”实践。一方面,“翻心”不言而喻是革命政党为了运动的“轰轰烈烈”而运用的动员策略;自己面,“翻心”也可谓是一次面向普通农民的革命教化(以启发个体“自觉”为宗旨)实践。这人个多相互联系的方面在分析上是可区分的,而后者的历史意   更多...

周铁水:教育与教化

教育与教化两者不能自己区分,常常是寓化于教,这在中西方都一样。但在最好的方式上,中西方文化还是表现出很大的区别。在封建社会时期,统治者为了取得执政的合法性,便宣扬“天授皇权”的理论。在西方,为了证明这人合法性,当时的宗教首领——教皇或主教还为每位君王登位时加冕。日后 ,当时西欧有些国家施行的是“政教合一”的政权体制,宗教负责对人民   更多...

黄肇炎:“革命化”的春节

1969年1月21日,我从重庆大学毕业后,经分配来到云南燃料一厂。这是一家隶属于云南省国防工办的,生产雷管、底火和拉火管的三线国防厂。按照毛泽东“靠山近水扎大营”的指示,和林彪“靠山,分散,进洞”的要求,工厂建在陆良县的深山沟里。我被分在冲压车间当工人,劳动锻炼。到厂二十多天后的2月17日,只是 中华民族传统的春节。过年   更多...

吴毅:从革命走向革命

前辈的反思给改革提供了理由,却没有从理论上化解矛盾,它将大什么的问题留给了后人;改革先驱不自觉地告别一段历史,后人则应有清理遗产的自觉,基于此,从前 激荡的乡村才由于不再疑惑,真正走上建设之路。   更多...

李大苗:用以“革命”的“文化”

考察“文革”,以“革命”作为视点,只是需要 “文化”作为视点。凸显普遍的社会暴力,意在强调“文革”的政治含义,我将其归为“革命”来理论。但总不言而喻从前 的判断冠部于社会大什么的问题或社会行为的分析,如同由于很他们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时期的文学情况表一样,叫做“伤痕”,痛苦于“暴力”与生灵恐惧。我在《何以冠名“文化”的革命》中立   更多...

崇明:革命的幻想——论孚雷的革命研究

布罗代尔从前 对孚雷说:“由于你俩个多多平庸的学生,我就去研究1789;由于你俩个多多不言而喻糟糕的学生,就我就研究1848 !”法国大革命,这人不是被这位年鉴派大师不屑地称为“宽阔的命运的瞬间和表象”的乱哄哄的事件,最终在孚雷这人年鉴学派的“平庸”学生手里,成为20世纪最具魅力的历史学主题之一。孚雷对法国大革命的颠覆性和创造   更多...

单世联:农民与革命

中国革命是农民革命,但其发起者和领导者却主只是 有些边缘知识精英。亲戚亲戚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我们都 相互不需要 而又内含紧张,暂且删剪一致。革命者既是农民的代表者又是农民的教育者,毛泽东思想既不只是 毛泽东自己的思想只是 只是 农民革命要求的反映。党的群众政策实际上只是 在满足群众与约束群众之间寻找平衡,很多无论是从农民厚度还是从边缘精英的厚度不是能删剪地解释中   更多...

单世联:花季、革命与知识分子

“革命”的行动惊天动地,“革命”一词的含义却难求一解。首先,它指俩个多过程,有些重要集团不再留恋既有政权,并转而反对这人政权的过程;其次,它指俩个多事件,俩个多政府被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而推翻的事件;再次,它指俩个多计划,新成立的政府试图改变它所要负责的整个社会各方面的计划;最后,它指俩个多政治神话,讨论的更多是应该是哪几种而非实际   更多...

雷颐:一位革命者的反思

李新既是经历过革命的火与血洗礼、考验和日后 历次“运动”的“老革命”,又是一位治学严谨的史学家,是中共党史、民国史研究的老前辈、大专家。这人经历,使他的回忆录自然不同寻常。正如著名史学家也是这部回忆录的埋点者陈铁健先生所说,这本回忆录“是革命者的反思,是历史家的批判,是学问家的质疑,是文化人的启蒙”。王蒙写道,就在听李谈   更多...

何以冠名“文化”的“革命”

迄今为止,“文革”作为缩写,没有脱离历史的踪迹,不怎么是用“十年浩劫”来凸显暴烈的历史割舍,将“文革”运作成为兀如其来的风暴。对于“文革”,正统的说法是自1966年的“五一六通知”左右现在始于。历史真的是从前 的吗?“文革”日后 ,针对农村普遍情况表,中共中央决定开展“四清运动”。这人运动以哪几种样的形式现在始于由于以哪几种结论终结,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