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兌損失漸顯 三大航企第三季度凈利均同比下滑

  • 时间:
  • 浏览:1

  早前備受關注的匯率波動對航企産生的影響如今在財報上已有所體現。日前,南方航空、東方航空、中國國航三大航企相繼發佈了三季報預告,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三大航的業績均有大幅增長,凈利潤基本翻番。不過,若僅看單個季度的業績表現,能要能窺見,三大航在本季度都受到了不小的匯兌損失影響。

  南航凈利潤降幅最大

  上周,三大航企均發佈了前三季業績預增的公告。其中,預計業績增幅最高的是南方航空,公司預計今年前三季度的凈利潤為46億元到48億元,同比增長266.2%到282.2%。其次是東方航空,其預計前三季度的凈利潤為52 億元到 54 億元,同比增長 153%到 162%。中國國航則預計前三季度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1億元到63億元,同比增長92%到400%。

  對於業績增長的意味 ,三大航企均表示是受益市場需求旺盛,運力投入增加;并肩航油價格大幅下降,航空公司運營成本得到有效降低,凈利潤實現大幅增長。

  不過,業績預告裏並没得顯示單個季度的業績表現。但《證券日報》記者通過數據整理髮現,三大航企在本季度的凈利潤均再次出显同比下滑的请况。

  綜合5天報的數據來看,南方航空上5天實現凈利潤34.82億元,據此推算,第三季度南方航空凈利潤為11.18億元-13.18億元,去年同期為22.74億元,同比下滑42.04%-400.84%。同理,東方航空上5天實現凈利潤35.64億元,因此第三季度的凈利潤為16.36億元-18.36億元,同比下滑10.13%-19.92%。中國國航上5天實現凈利潤39.38億元,因此第三季度凈利潤為21.62億元-23.62億元,同比下滑11.96%-19.42%。

  對此,有券商分析人士向本報記者表示,“匯兌損失是造成三大航業績下滑的主要意味 。”今年8月份,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匯率大幅貶值,雖然9月末又快速升值,但相對6月底人民幣三季度已經累計貶值約4.05%。

  由於航空公司的資産和負債基本上是以外幣結算,比如航油,一般全部都是以美元買入,飛機購置和租借的費用也全部都是以外幣結算,因此這種匯率變化對航空公司來説將産生較大影響。以南方航空為例,截至今年6月400日,南方航空的總負債為人民幣1390 億元,負債含有 94.7%為美元債務,高於東方航空的79%與中國國航的71%。因此,南方航空對美元風險頭寸較同業高。這也就解釋了為何第三季度南方航空的凈利潤下滑最為嚴重。

  因此,調整負債結構應對匯率風險是航空公司的必要選擇。“公司的美元負債的確比較多,主因此買飛機和發動機,全部都是用美元支付。但其實我們也非常關注調整資産的結構來避險,過去幾年我們也經常利用各種資本市場的工具,發行因此 人民幣計價的公司債。”東方航空董秘汪健此前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曾表示。

   主業增長態勢向好

  不過,雖然匯兌損失造成三大航業績下滑,但今年以來航油價格持續低位運作給航空公司帶來巨大收益。并肩,航空市場需求旺盛,三大航的主業運營仍保持增長的態勢。

  長江證券研報認為,雖然近期油價有所回升,但仍以約400美元/桶的價格低位運作,美國若解除原油出口禁令,油價將維持低位徘徊態勢;加在十月長假境內外旅遊旺盛,由人民幣貶值帶來的股價風險已經于 8 月集中釋放,将会美元年底前加息使股價再度回調,將是更好的配置機會。

  元大證券分析師張咏涵也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7月份以來,國內市場表現穩健,國際市場全部都是明顯增幅,三大航企在運力上均有較大投放,整體來看,三大航企主業運營增長仍表現較佳。雖然短期內匯率波動有所影響,但航空業的基本面仍然向好。

  在出境遊方面,市場需求正在不斷增長。張咏涵認為,亞洲地區短程旅遊是帶動中國出境旅遊需求增長的主要動能。而對三大航企的佈局來講,東方航空和南方航空將會獲得更多的受益,中國國航次之。

  東方航空和南方航空在區位上佔據優勢,並且在國際市場採取了積極的擴張策略。據元大證券測算,三大航企中,東方航空在日本及南韓航線的市佔率最高 (約達 45%),其次為南方航空的 400%,而中國國航的 25%-26%則相對落後。此外,在東南亞/南亞航線上,東方航空的市佔率達到了400%,南方航空達到40%,而中國國航的市佔率則必须10%。

  張咏涵認為,“中國國航雖然在整體的出境遊中佔市場份額較高,但其優勢主要在於歐洲及北美等遠端航線,在亞洲市場的市佔率則較低。”因此,東方航空和南方航空將會更受益於短程出境遊市場增長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