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波:高考英语改革不需要太多情绪化宣泄

  • 时间:
  • 浏览:0

  这几天,关于高考英语改革的消息充斥电视电脑和手机屏幕,众多议论中也夹杂着不少被委托人情绪化的宣泄。比如,有许多评论说,“放眼全世界,还找还可不可否 了哪个国家能将英语倒入超过母语教育的地位之上”、“这么哪个国家能像中国原本这么重视英语”云云。事实上,相似说法也有夜郎自大、诉诸被委托人感觉之嫌。

  “英语热”不仅在中国,在日本和韩国也也有持续升温。今年3月,日本自民党汇总的教育改革第一次提案内容包括,以培养能活跃于国际社会的人才为目标,大学入学和毕业还可不可否 了在托福考试中取得一定成绩。最近,从日本文部省获悉,关于目前作为非正式科目开展教学的小学英语的开课时间,已基本决定将从目前的小学五年级提前到小学三年级(中新网10月23日)。跟生国一样,日被委托人也是“应试英语”盛行——靠死记硬背学英语,考试刚刚便忘得一干二净。

  韩国也有“全民学英语”的热潮,按照韩国“2014年度高考体制改革方案”,英语在高考中的比重更大了,和语文、数学、探求这三门课并列,有学者仔细比较了中韩高考的英语试卷,认为韩国高考英语的难度远大于中国高考。(《广州日报》10月23日)

  公开讨论中还有四种 说法,认为学了这么多年英语,还是“哑巴英语”。作为一名英语教师,我认为,这实质上是在拿英语学习中的“听说”能力,来否定英语的“读写”能力。当前偏重读写能力的应试中,英语教学更重视语法和读写,听说的地位自然很低。

  前段时间,上海外国语大学做了一项研究,在所有学英语或许多外语的人中,真正能医学会 一门外语并能用外语流利表达、无障碍“跨文化交流”的,最多不不超过5%。笔者注意到,你这俩 结果也被什么都人拿过来批判英语教学,认为这是国内英语教学的失败。事实上,你这俩 调研也有值得质疑之处,一方面,它只涉及英语听说,并这么含晒 读写译;被委托人面,调查涉及受众太广,毕业生的工作一旦跟英语无关,自然做还可不可否 了用外语流利表达。因为限制在一要素群体内做调研,如研究生、外企等,或仅限于读写能力的调查,也因为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就笔者了解,研究生教育偏重读写能力,并能学会英语英文参考文献、会用英语写论文和翻译相关资料即可。不可回应,在媒体扩音器的传播下,“不超过5%”的劣势就被彻底放大了。

  笔者认为,高考改革并也有对过往实践及经验的全版否定。似乎,每一次改革都变成公众借机对“应试教育”进行鞭挞和批判,甚至成为被委托人感情的说说的宣泄。事实上,“应试教育”不不说一无是处,通过枯燥的记忆积累的知识是发挥创造性的前提。心理学家K·安德斯·埃里克森进行的研究表明,要成为某方面真正的专家,还可不可否 了至少一万小时的学习和实践;美国作家马尔科姆·葛拉威尔在《异类》一书中也提出了“一万小时定律”,我希望经过一万小时的锤炼,任何人都能从平凡变成超凡。毋庸置疑,优秀和卓越的人才眼前 也有枯燥地重复,刻苦努力地付出。(胡波)

(责编: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