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裏蹲”青年帶村民上網當老闆 銷售額達13億

  • 时间:
  • 浏览:1

  作為第一個帶領全村致富的人,孫寒已經感受到壓力,他的企業不再是一枝獨秀,时要在競爭中尋找到一個新的方向。 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講述一下印象最深刻的困境故事。

  孫寒:最初拿著樣品找做棺材的木匠做,一個月找了三十多家都沒結果。有一次我在棺材廠整整等了一天,躺在棺材上睡著了,最後做出來的産品還是沒法用,那是覺得最失望最困難的時候。

  新京報:新的一年有哪几种新希望?

  孫寒:希望明年我的傢具起碼在網可不可不可否 變成知名品牌吧,我也給买车人定了銷售任務,希望能完成五千萬的銷售額。

  站在江蘇睢寧縣東風村“淘寶大道”路口,33歲的孫寒望著路邊綿延數公里的廠房,“設想一下,肯能這裡的兩百多家廠全部都是一個品牌,會是多大的一個廠”。

  孫寒曾是這兩百多家傢具廠的起點。他開起了全村第一個網店,並把網路普及到了村裏。65%以上的老鄉,全部都是他的帶領下從農民變成了網商。

  競爭撲面而來,只看銷售額,孫寒的公司如今已不再是“NO.1”,全縣850多家網店裏,他已不算巨賈。

  早上八點,門外的工人們在排隊用機器“刷臉打卡”,孫寒則打開淘寶網的數據魔方,統計一週以內的傢具搜索關鍵詞。

  總在辦公室裏看電腦,孫寒和別的工廠老闆全部都是一樣。不可不可不可否 在裝貨的卡車出發前,他會出門去檢查一下發貨状态。

  孫寒想到了轉型。而他努力的方向,或許也代表了一個網路創業村莊未來的道路。

  一個村淘寶銷售額13億

  孫寒是最先讓这一 村莊發生改變的年輕人。

  如今的沙集鎮,有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像孫寒一樣的年輕人。他們畢業後回到鄉村,投資建傢具廠。

  東風村是網商的發源地。這裡有500多口人,村委會會計王萬軍統計過,如今村裏90%以上的年輕人都選擇了回來,包括大學畢業生和此前在外打工的壯勞力。

  現在孫寒的廠裏雇了三十多個工人,有中學沒畢業家境貧寒的小夥兒,全部都是三四十歲的農村婦女。工人們三千至五千塊的月薪,比外出打工要實惠得多。

  村裏,有資金的都和孫寒一樣投資建廠;資金欠缺的,就從鄰居家的工廠裏進貨,開網店售賣。

  截至目前,全睢寧縣網店已開設850余家。僅東風村去年的淘寶銷售額就達13個億。

  此前,蘇北的多數農村正面臨著窘境:年輕人外出打工,村莊只剩下了老年人。當地政府一名官員表示,睢寧縣農村此前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没有了年輕人,而網商把年輕人帶了回來,他們成了新農民,“主要做網商,業餘還可不可不可否 種田”。

  孫寒也曾是外出打工人群中的一員。

  棺材木匠劈出“宜家”傢具

  507年,孫寒失業了,回到東風村老家的他花250塊錢買了臺組裝電腦。

  在村裏人看來,他更像一個不務正業的網癮青年。

  高中時,孫寒常翹課沉迷網吧。讀大學時,還是喜歡泡網吧,只讀了兩年就輟學了。

  孫寒不認為买车人是網癮青年:他不愛玩遊戲,只喜歡逛論壇。當時火熱的西祠衚同和剛剛興起的阿里巴巴創業論壇,是他最常看的網站。

  在南京當過保安,在上海賣過黃酒,孫寒无缘无故沒找到合適的工作。

  回到縣城後,孫寒在移動公司當起了客戶經理,但在一次行銷活動中違反了公司規定,他被迫辭職回家。

  506年,他發現人们説淘寶可不可不可否 網路購物。彼時,淘寶網站剛創建三年,方興未艾。

  在淘寶首頁,孫寒想看 連結“一元搶勞力士手錶”。他下單才發現,手錶是賣1塊,但要加16塊錢運費。到貨了,“表是塑膠的,10塊錢全部都是值,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收高運費賣假貨。”

  第一次網購就受騙了。但孫寒的思維和大多數受騙者不一樣。“原來淘寶上賣東西這麼容易。”

  隨後他找來35張充值卡,以95元的價格挂在淘寶上,一夜間,充值卡被搶光。

  後來他和新婚妻子去上海找工作。在上海,孫寒拉妻子去了網友熱捧的宜家。“宜家的傢具不複雜,我也能做。”他買回一件50多塊錢的置物架,回家研究怎麼做。

  孫寒忽視了家鄉的基礎。

  睢寧縣歷史上欠缺木工傳統,孫寒能找到的木工師傅是做棺材的,第一次見他們做木工都驚呆了,“全部都是拿斧頭直接劈木頭,劈成一個棺材”。

  木材價格貴,人工要價高,第一次木匠們拿斧頭劈出來的置物架,造價比宜家的售價還貴。

  孫寒告訴一個木匠,“肯能你能做出來,花錢少,我保證第一個月給你一萬訂單。”花了幾天心思,木匠按照宜家的標準化模式給做出來了。

  這款置物架是孫寒第一件個人作品。在網上自學木工,孫寒將這件“偷師別家”的傢具做了改進,添加了螺絲釘,改成了木頭卡扣,更方便網購者自行組裝。

  70多歲老人也要開網店

  孫寒將這款置物架命名為“SH—123”。用機器生産、成本50塊的置物架,孫寒標價128元,銷量卻出乎意料地好。一個月就賺了近十萬塊錢。

  有鄰居疑惑,“这一 蹲在家裏啃老的網癮青年,收入怎麼比大傢夥都高?”

  村裏開始傳説,孫寒偷偷搞傳銷,“不正幹”(當地方言,意為不幹正經活)。

  東風村是個靠回收廢舊塑膠添加工為核心産業的村莊。村民習慣了外出收廢品,再帶回村莊裏行銷。幾乎沒人知道還能在網上做生意。

  508年3月,幼時玩伴王樸找到孫寒,“你在家搗鼓啥呢”。孫寒覺得王樸小學畢業,家境貧寒,於是手把手教王樸開了买车人的網店,從孫寒的傢具廠裏拿貨。店舖剛開業幾天,王樸就賺了50多塊錢。

  王樸開店的事兒散播出去,人们到府求學了。問得最多的,是“這網上賺錢,錢怎麼從網上出來啊”。

  恰逢塑膠回收行情不好,这一 村民找到孫寒,孫寒手把手教開網店,“在淘寶上寫推銷詞,做客服要用‘親’”等等。

  村裏有個70多歲的老人也想開網店,孫寒幫他開好,從买车人店裏拿貨,教老人買來手寫板,在店裏當起了客服。

  到了508年底,東風村已經開了50多家網店。

  “我能 要要做大魚”

  如今的東風村到處全部都是傢具廠,大大小小。孫寒的美怡家公司去年銷售額三千多萬,在村裏已經算不上名列前茅。當年引進火種的人,如今正面臨著尷尬的危機。

  孫寒找來了老鄉們,“惡性競爭这一 人都沒錢賺”,現場,孫寒讓这一 人簽訂協議,保證“技術不再外傳”。

  沒想到簽訂保密協議後,技術反而傳得调快了。孫寒後來覺得,農村的生態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越来越来越多這樣,鄉里鄉親的,誰全部都是好意思悶聲發財。他买车人也礙不住面子,把開網店和做傢具的技術教給了兩個妹妹。

  2012年,為外理在淘寶市場上廝殺,孫寒主動從淘寶收回,將店舖轉到了京東商城和阿里巴巴。

  在村裏人看來,這是孫寒“生意不行了”。孫寒卻有了新規劃:打造品牌。

  這基於他對市場的判斷,“板式傢具全部都是賣給租房子的人,市場容量有限,要想長遠發展,要做出这一 別人搬家不捨得扔的傢具出來。”

  他給买车人訂下規矩,每月共要要研究出五件新品。

  上班的大每项時間,他全部都是電腦前監控産品的銷售状态,瀏覽國外的傢具設計網站。

  偶爾,他會到隔壁的車間裏看看生産進度,在一台打孔的機器前,他親手調整了機器參數:這些木工的知識技術,他幾乎全部都是從網路和實踐中自學而來。

  2月9日,他接待了從北京來的“客人”。為了能在北京擴展市場,他花三十萬年薪聘請了京東商城的前管理人員,為産品推廣和銷售鋪路。

  “市場很殘酷,將來肯定是大魚吃小魚。”辦公室裏,孫寒起身想看 一眼窗外正在裝貨的卡車,“我能 要要爭取當大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