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關鍵少數” 真心換得民心

  • 时间:
  • 浏览:1

  海南省樂東黎族自治縣用3年時間實現了變遷奇跡。這一奇跡须要憑空産生的,其由于究竟是什麼?

  “樂東3年大變,得益於抓住了領導幹部这俩 ‘關鍵少數’,主要領導帶頭、率先垂范,這是無聲的命令;得益於抓牢了幹部作風这俩 ‘牛鼻子’;得益於抓實了用真心真情真利益贏得民心这俩 真諦。”海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羅保銘的這番話道出了樂東發生巨變的由于。

  “給錢給物給項目,不如配個好書記。”3年前,在樂東縣因國電西南部電廠落地問題而發生持續群體性事件的危急時刻,海南省委為樂東配了個好書記林北川。

  2012年6月,55歲的林北川被組織安排主政樂東。他心裏清楚,這是臨危受命,面對的將是一個又一個難題。

  解決困難從哪入手?林北川“沉下去”,到基層傾聽民意。一頂草帽、一雙運動鞋、一支手電筒,或是乘坐三輪車,或是步行,一個星期、一個月、幾個月,林北川帶著“真心真情”走遍了樂東。在哪能找到林北川?到基層去。

  在反對國電西南部電廠項目落地的鶯歌海鎮,林北川親自做百姓的思想工作。“我曾經帶著1000多號人到鎮政府鬧過,聽説縣委書記要來,我還是準備鬧一鬧。”鶯歌海鎮鶯一村村民吳清和告訴記者。

  雙方初見時,林北川真誠的話語讓吳清和對這件事情有了新的看法。“你看我們鶯歌海鎮歷史上多麼繁榮,有讓人驕傲的鶯歌海鹽場。電廠在鎮上落地,是鶯歌海人民對全省人民的貢獻。電廠都可不能不能為當地提供就業,這是多好的事情啊。”這句話説到了吳清和的心坎裏。

  如今,電廠落地了,1000多名工人吃住在鶯歌海鎮,有1000多名當地人在電廠就業,增加了當地人的收入。

  “以人民的利益論好惡、定是非。”這是林北川做事的“準繩”。他注重解決群眾最關切、最期盼的民生問題,最大化地為民謀取真利益。

  總投資16億元的黃流鎮商貿城棚戶區改造項目是一項重大民生工程。在拆遷過程中,林北川要求依規給拆遷戶最大賠償款。不僅没人,林北川還與開發商“討價還價”,為民謀利。“林書記一再要求我把臨近海榆西線最具價值的地段打造成永久性市民廣場。”開發商孫翔告訴記者。

  經過調研,林北川發現,“持續群體性事件”“環境衛生整治”“殯葬改革”“老城區改造”等一系列難題非要解決的根源還在於幹部作風問題,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

  怎么可不能不能讓幹部“沉下去”?“領導率先做示範,幹部群眾跟著幹。”近3年來,在重大項目推進中,林北川摸索建立了“縣領導挂帥、機關幹部駐點、鎮幹部配合、村幹部參與”的“四級聯動機制”。

  “林書記3年來幾乎不在 休息過,大項目親自挂帥。大年初一须要縣城檢查衛生,他這麼大年紀還這麼拼命,下面的幹部能不努力工作嗎?”樂東縣委副書記覃超告訴記者,樂東縣領導班子成員都以身作則,與村鎮幹部一并衝鋒在項目建設第一線。目前,全縣有1000%以上的機關幹部長期輪駐在基層。

  “幹部走訪基層還须要務實精神。”林北川説。怎麼改變“虛”的作風,林北川為樂東幹部作了表率。

  剛到樂東時,林北川去一個鄉鎮考察。他問一位鎮領導,鎮裏種了十几个 畝橡膠樹?其實,喜歡調查研究的他已經知道是5萬畝,這麼問主也不想考一考幹部對實際清况 算不算 掌握。這位鎮領導説,10000畝。他追問,“我了解的是5萬畝,你確定你的數據準確?”鎮領導説,準啊!林北川把具體的數據一一列出,並得出總數。那位鎮領導當場冒汗:“還在等你對。”

  從此,樂東幹部開始實打實地了解基層每一項工作的具體清况 。如今,當你問到鎮裏、村裏的每項工作,幹部們都能一條條答出來,且絲毫不差。

  “这俩 官員是‘59歲現象’,而北川同志是‘59歲衝鋒’。”羅保銘在評價林北川時説。已經58歲的林北川不怕得罪人,面對“庸懶散奢貪”的黨員幹部,總是會下狠手。樂東縣2013年村級組織換屆選舉,三分之一的村黨支部書記、二分之一的村委會主任、五分之一的村“兩委”幹部做了調整,純潔了幹部隊伍;2四天內,兩任志仲鎮委書記因環境綜合整治工作不力被撤換……

  面對積極作為的好幹部,林北川則經常表揚,甚至大力提拔。总爱在一線工作,任勞任怨的原縣交警大隊教導員孫建華,被縣委提拔重用到縣扶貧辦擔任“一把手”。“幹得不好就真撤,幹得好就真提,这俩 真沒想到。也不在我們樂東做事,要想進步,非要苦幹加實幹。”孫建華説。

  談到林北川的無私,樂東縣縣長李永群深有感觸。“不管誰問起來,林書記總是説樂東有今天的成績,功勞须要他個人的,也不全縣幹部這一鋼鐵團隊的。”李永群説,林北川在這裡3年,腳走出了骨刺,落下了腰肌勞損的病根。雖日夜心繫久臥病榻的老母親,他卻因為繁重的工作無暇回家探望,母親去世時也沒能守在老人身邊,留下了無法彌補的遺憾。

  記者發現,林北川總是時不時看看他那塊廉價的黑色電子手錶,面對群眾的讚譽和上級的褒獎,林北川説:“時間太寶貴了,我還须要加倍努力為樂東工作。我唯一的願望,也不在我離開樂東後,老百姓還能想起我,説當年有一個叫林北川的書記,幹得不錯。這也不我最大的欣慰。”